柔一

【源千/凯千】枯藤(下)

*病娇源大哥凯,看清CP。姗姗来迟的下篇,改了很多次,还望海涵。








--------------------------------

11

 

讲到这里Jackson停住了。

 

似乎后面的事情过于痛苦无助,他湿漉漉的眼睛里透着弹尽粮绝仍死守等待援助的沙漠旅人,闪烁着对水源的渴望又被罪恶感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只好上前轻轻抚摸他的短发,试图唤回他的清醒。每个患者在回忆到不愿触及的事情时总会做出难以置信甚至令人胆寒的事情,我可不想非要把事情逼到我伸手去够角落的电棍的程度。

 

显然无效。回忆翻涌袭来的冲击和创伤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他漂亮清俊的五官因控制不住表情的扭曲和抽搐而纠结在一起,紧接着椅子倒在地上轰然一声巨响,他扑过来死死抱住了我。

 

我很想告诉他这种行为算逾矩,但听到他呢喃着的名字,到底把拒绝的话都打碎了咽回肚子里。他的身躯无力地下滑,把脸埋在我的臂弯里许久没有声音,窒息一样的沉默横亘开来,空气里只有他的眼泪啪嗒啪嗒滴在地上的声音。

 

做这行这么多年,嚎啕大哭的满地都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从老人到孩子,只要是回想起了过往的人,总难免会因为某一件事某一种遗憾而流泪。虽然学过许多条条框框,但最简单的话往往也最有效:什么事都是,哭出来就好了。

 

只是像他这样哭的有如死人毫无声息的我还没见过。

 

害怕他窒息抽搐,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他抬起了眼睛,看不清他具体细腻的表情,只是眸子里的光辉,让我恍然大悟。

 

我似乎终于知道他所有指标都不令人惊讶的SCL-90分数里多出的那一点点偏执多在了那里。他哪里有什么心理问题,来到我这里,无非是要给我讲一个故事。

 

一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故事。

 

简直让我三生有幸。

 

12

 

再次见面我们都对上次的咨询绝口不提。

 

他穿着高领的白色羊绒毛衣搭着棕色的风衣外套。原谅我一个学心理的却对时尚风格毫无审美,除了“今天穿的着实有点风骚”我找不到什么话来形容他比较合适。

 

按响门铃的时间我还在被惊醒的起床气里,我冲着门外直接喊,今天早上九点没有你的预约。

 

他见到开了门的我低眉顺目带着些讨好的笑意,说,Miss Lu,今天是七夕。

 

So?

 

最后我还是换了衣服随他出门。和一个患者成为私下的朋友发展出不是医生患者的关系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极大的忌讳,不过他只是无病呻吟,我也就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

 

两个中国人在异国他乡的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佬里过七夕节,听起来就一点浪漫的意思也没有了。踩着七厘米高跟鞋的我对于压马路的行为表示了拒绝,这么残忍无情的活动亏他想得出来。我硬是拉着他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他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笑了笑,手忙脚乱地开始找话题:鹿小姐,你们心理咨询,是不是有很多疗法啊?

 

我说对。

 

看他求知欲旺盛的眼神,我从包里翻出了一套原来是为他准备的治疗方案。他认真地看了很久,侧脸逆光的弧线惊为天人。

 

我想,我似乎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会喜欢上他了。

 

外表冷漠的样子,内心又比谁都要温柔。

 

难以拒绝而承受,蠢蠢欲动而不敢言表。积压在心里很累吧。我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好奇,问道,是不是很累啊,你。

 

什么?他睁大了眼睛。

 

怀着逾矩的心思,装作不执着,很累吧?

 

13

 

房树人测验(HTP)作为一种投射测验和绘画测验,可以揭示来访者深层次的潜意识的人格特征和心理状态。

 

他的图画纸上,回家的路由直改弯又改直,天空从晴天到阴雨连绵。树上没有果实,叶子落在地上孤零零地打着旋儿。

 

阴天,没有果子的树,落叶飘零。漂泊不定的心让他饱受痛苦和煎熬,原本对生活满满的期望也因路途崎岖而逐渐磨平热情,只是最后将道路又改直,看样子他已经对未来有了打算。

 

他听到我的问题后一脸我什么也听不懂的表情。我低着头划开了手机屏幕,说,故事听到这里,就连我也听得出来你喜欢王俊凯了。

 

他哑然失笑。

 

我知道他对这个问题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回答,于是我开门见山就照着刘志宏发给我的短信念了:王俊凯已经找到你的位置了,大概没有几天就会飞过去。

 

他又笑了,却有些难堪。尴尬,沉默,不知所措,连捏着卷宗的手指都用力到发白。

 

落叶沙沙。

 

我有时候觉得我真是喜欢在人家的热情上刨根问底揪得不死不休,应该被千刀万剐。但我还是问了。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你会和王源走多久?

 

天气已经转凉。这世界上最难改变的,除了你所无能为力的天气,大概就只剩下感情。

 

可能会很久,很久,非常久……他说话的神情有些落寞。或许吧,他补充道,或许比我能想到的还要久得多。

 

那王俊凯呢?

 

喉结上下动了动,欲言又止。三番五次的成言在脑中改了又改循环往复,最后的答案也不过一句,我不知道。

 

他放空了许久,只好说:可能不会爱他吧。

 

14

 

那年的初雪,他被推上风口浪尖。

 

明明是一年又悄然走过的满载征程,却在一场前所未有的阴谋里轰然粉碎。梦想的摩天大楼倒塌,美好幸福的幻象表面被撕碎,所有光鲜亮丽的外表血肉模糊,而一切就从此再也无法回头。

 

如果在这天你搜微博,被炸掉的热搜上,你就会看到这样几个字。

 

易烊千玺出卖王俊凯。

 

今天只不过是十一月里最平凡的一天,他与地下恋人甜蜜互诉隔空万里的晚安,望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唱起一首叫做December的歌,声调悠扬,让他再度忆起恋人薄荷一样清凉舒缓的声音。

 

凌晨三点他被王俊凯的夺命连环call催醒。他什么也没说,没有发火,没有斥责,没有队长一板一眼的教训和严厉,只有喘息的声音无比清晰地告诉他对方一定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过来的。

 

王俊凯只是说,易烊千玺,你下来。

 

他便套了连帽衫站在北京的初雪里。

 

王俊凯低着头表情似哭非笑,口中不停地冒出哈气,一团又一团白雾升起消散。

 

你和王源在一起了?

 

他也只好说是。

 

王俊凯眼神里想问的话多到能淹没他,但王俊凯选择沉默。最后他只听到一声无可奈何的嘲笑,自嘲,看着对方手中的拳头扬起,他还伸出拳碰了一下,说我们不还是好兄弟吗?

 

呵,好兄弟……是啊,王俊凯笑,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好自为之。

 

他真的没有想,为什么远在重庆的王俊凯今天会出现在初雪来的晚了太久的北京。

 

他也真的没有想,面对王俊凯自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而这些他没有想的事,最后都在王源的口中,一字一句地解释给他听。

 

这是十一月二十七日深夜的北京。

 

十一月二十八日凌晨,北京下了第一场雪。

 

15

 

王俊凯退团。

 

团魂燃烧得最为沸腾的队长离团简直是让无数饭瞬间崩溃。而王俊凯发布的微博公告对于自己离开只是寥寥几笔“个人身体原因无法跟上高强度训练”“以后将只会专注于唱歌其他事业都会暂时搁置”,大篇幅都用来怒批没有底线的胡编乱造的爆料,愤怒指责关于“易烊千玺出卖王俊凯”的一切相关话题,表明即便离团也将一直是好兄弟,而爆料所谓的“易烊千玺买通公司上层联合王源多次打压队长”这种话只会让原本就乱作一团的饭圈更加互相水火不容,在此王俊凯还特意叮嘱粉丝要理智。

 

这么冷静又体贴的爱豆,提着灯笼都不好找。

 

但事情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对于“易烊千玺出卖王俊凯”这个话题里两家粉丝愤怒的公开战争,王源又跳了出来站在了现队友这边,长微博里虽写着对前队长未来的祝福,字里行间尽是“这件事和千玺没有一点关系要针对也请针对我”的情绪。

 

双重打击让组合彻底解散的议论声也越发高涨,有多少陈年辉煌的组合最后走向人走茶凉,到最后还是要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他得知这个消息当即飞回重庆却完全找不到王俊凯的身影,只好找到王源想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来到练习室看到王源对着镜子练习着动作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王源仍旧冲着镜中的他笑,满是宠溺地舔舔嘴唇然后扑过来拥抱他。

 

他却拉开王源,严肃地问,王源,你知道些什么,你做了些什么。

 

哦,Jackson.王源板正他的肩,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令他畏惧的狂热。Jackson,你信他,还是信我?

 

他没有说话,一种可怕的猜想逐渐浮出水面扼住他的喉咙,无法呼吸。他脑海一片空白里,突然想起易卜生《玩偶之家》里女主角说的那段话。

 

“再也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了。

 

这漆黑冰凉的水,无底的海。

 

一切都早点结束吧,多好啊……”

 

16

 

太可惜了小千千。王源冲他眨眼,可爱满分的样子却只让他不寒而栗。不过王俊凯说的也没错。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都是为了你啊。

 

他宁愿就此失聪失明,来逃避事情的真相。

 

王俊凯给他发的短信,一条一条都被王源亲手拦截了下来。

 

千玺,你对这件事也是这么想的吗?

 

千玺,王源说你喜欢我。

 

千玺,我到北京了,生日快乐。

 

千玺,你和王源,在一起了吗?

 

一条比一条无助再心碎,到最后王俊凯对于他只能苦涩地说上一句,从来没有想到你与他都是这么认为的,早知如此,我该为你们让路的。

 

千玺,我……喜欢你。

 

他几乎咆哮拉住王源的脖领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买通水军制造舆论只是为了逼王俊凯走吗,再用上我的名义就为了让这个队长死了所有的心思?

 

王源也不反抗,乖乖地被他拎着,看起来可怜巴巴的。眨着小鹿一般眼睛的王源,说,因为他喜欢你啊,小千千。

 

可是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王源捧起他的脸轻柔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而出乎意料在这个时候他仍旧无法推开王源。毕竟王源的的确确成为了他这么多年人生里最重要的,无论是兄弟朋友亦或情人,哪怕从此形如陌路,也注定都是一辈子。

 

小千千,你怎么可以和我装傻。你也喜欢他呀。你知不知道,每个你看他的眼神都让我嫉妒的发狂,我痛苦,我难以忍受,他要抢走你了,他会抢走你的。你还和我在一起的原因,你确定不问问你自己吗?小千千,我认识你,已经七年了,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哪怕你能骗过你自己,你也骗不过我啊。

 

王源如同受伤的小动物,眼前雾茫茫一片。他仍旧没骨气地接受了对方小心翼翼的亲吻,更加习惯性地凭借着些许身高优势收紧了怀抱。

 

易烊千玺,千玺,小千千。易烊千玺,我爱你。

 

他终于知道,在这片世事沧桑交杂的汪洋里,王俊凯注定只是他船上折断的桅杆。虽然他痛彻心扉,却无可奈何。

 

而王源,注定是他的归帆。

 

爱别离,怨憎会。终究不如求不得。

 

17

 

他一病不起。

 

飞回北京之后直线下滑的身体状况也告诉他短时间内不可能参加什么活动了。对外组合也只好实话实说顺便打了把感情牌对队长顺路倒打一耙。而无数粉丝一边臆想着因队长离去而伤心欲绝样子的他一边转发着傻透了的微博期待着小队长有一天还会回来。

 

他买了一张新卡只为了给一个人打一通电话,在那个人接起私人号码疲惫不堪的声音响起时,电波一抖刺激了他的眼睛,雾气攀涌而上眼前再也看不清。

 

喂?

 

对方问了一遍。听声音,几夜没睡了吧。上次听到这个声线,还是那个人熬了好几天连轴转地拍广告拍写真写词曲。

 

喂。他回应。

 

那个人沉默,呼吸跟着一窒。似乎是老友相聚又找不到话题,通话时间一点点在延长,两边都不挂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适宜。在痛苦的沉默里他到底开了口,他说,你不要喜欢我了,只会对我们,都不好。

 

声音终究没有躲过颤抖,对方呼吸仍旧平稳,但他的情绪却脱缰地再也接受不了因愧疚和不安面临着崩溃的洗礼。

 

放下手机的那一刻他悄无声息地坐在那一动不动。他放弃了再思考这些来龙去脉的心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是放空。

 

就在前一分钟,王俊凯回答他说,好。

 

简单凌厉。

 

好,我不会喜欢你。

 

18

 

组合解散不是令人无法预感的事。

 

与王俊凯沉寂半年带着个人专辑重新启程走向最初那个成为创作型歌手的梦想的自己和已经火遍全亚洲的全能正能量偶像王源相比,易烊千玺这个人,从此人间蒸发了一般。

 

他一张机票飞到枫叶国,凭借着刘志宏的资助才得以安家落户。

 

但又算什么安家落户呢,这里终究不是他的家。

 

“这然后呢?”我问。

 

“然后?我就找到了你啊。”他似笑非笑地对我说。

 

我无言以对,专心致志地动起了刀叉攻向眼前的牛排。

 

吃过晚饭我们散步回家,他送我到我家门口。我找钥匙的功夫开着玩笑说:“我觉得你有在泡我的意思。”

 

“小鹿医生这是什么低级的玩笑啊。”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个小梨涡可爱得舍不得。

 

“你叫我什么?小鹿?我比你大。”我神色严肃。

 

“那小鹿姐姐。”

 

虽然我在加拿大这么多年但是我没有忘掉少儿频道。我卷着卷宗拍了他的头一下,转身准备开门。就在眼光扫视的一角,我瞥见了那张万千少女魂牵梦萦的脸,大概更让我眼前的他魂牵梦萦吧。

 

我抱着期待故事美好结局的笑容,说了句goodbye就将钥匙捅进锁孔,反方向。其实我很想看到他再度面对王俊凯的表情,不过可惜,他实在太过于淡然,就是多年好友,今朝相逢,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千玺。”

 

19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故友对话我是毫无兴趣的也并不想偷听,只是恰巧出去买杯咖啡回来路上偶然经过两人在深秋的公园里隔着几个牵手的距离对话。我并没有怎么听清,一开始也只打算笑笑经过毕竟是人家的隐私,似乎只能怪周围太安静和我太过强烈的好奇心,让我到底听清了两个人不浅不深的交流。

 

几句闲聊,诸如你还好吗这种没用的废话。

 

而当易烊千玺说到“加拿大这里晚上凉的很要不今天就叙旧到这里吧”的时候,王俊凯却忽然打断他,说,你别害怕。

 

“你别害怕。”

 

“你害怕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

 

“你放心。”

 

“我不会喜欢你。”

 

易烊千玺终究没法再笑出来,良久他只是长叹一口气,说,谢谢。

 

这注定是故事的结局,而即便是见证者的我们,其实也早就预料到。

 

王俊凯低着头笑着露出虎牙来。表情释然又怀念。又有什么舍不得和放不下的呢?就算心意相通,说得好像他就能放下一切赌一场命运和爱情的博弈一样。

 

易烊千玺红色的围巾被风吹得扬起又落下,他靠近王俊凯,摘下围巾动作温柔地将它围在了王俊凯的脖子上,缠得一圈又一圈密不透风,死死地保护住了王俊凯露在冷风中的脖颈。

 

他舔了舔略微干裂的唇,轻轻地说。

 

“其实一开始,我一定是爱他的。如果没有以后,我们大概分开的会更平静。所以发现喜欢你的时候,我很恐惧,其实是觉得自己背叛了自己。

 

“我一直认为并坚信着,这一生只应该爱一个人,哪怕覆水难收见血封喉。或许是不逢时吧,终究还是不得意。

 

“我承认,我是喜欢你的,但我输给了软弱,贪婪,对温柔的无法拒绝。我没法放弃王源,又没法不记挂你,只好选择放手。我不敢直面真相,不舍得放弃,什么都不做,不负责任的自由,我可以任由你们怪我。

 

“那就当做,一切都是命运吧,就不会有遗憾了。”

 

毕竟爱情败给命运总归好于爱情败给世俗。

 

20

 

Jackson Wang的心理咨询结束了。

 

我没有留下案例报告,也没有收费。Jackson对于我拒绝他的支付这件事的报答就是三番五次找我吃饭,盛情难却地让我为他写下了这个故事。

 

我曾经问,你为什么想记录下它呢?

 

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摆摆手,见我冷下来的眼神只好匆忙解释:总是不想看见自己十多年的人生满是空白吧。

 

我把成稿交给他的下一周,他发Email邀请我吃大餐。虽然仍旧是我家不远的牛排,不过他的精神状态格外好,大概按照他的HTP测试那样,他有着自己未来的规划,并准备去实施了。

 

他说小鹿你文笔真不错啊,要不要考虑当作家。

 

我说我拒绝。

 

时间一久混熟了他还会开我一些奇奇怪怪的玩笑,比如不知道他从哪儿听说我的恋爱史以后开始敢调侃我的性取向,还会说“要不我们结婚为民除害啊”这种让人欠揍的话。我们都清楚地知道对方的心里早就再无缝隙。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落笔于此,也算是对同类的一份敬意。

 

写到这的时候其实Jackson已经离开了加拿大去实现他少年时代曾说过的环游世界的梦想。在ins上他昨天发了张挪威某海边复古小屋里一对情侣的婚礼照片。

 

在世界地图的两端,作为朋友,希望他一切都好。

 

这个故事就此收尾,有些舍不得也是情理之中。又是舍不得谁、舍不得什么呢?回头已经来不及,那就只剩下惋惜。

 

我望向窗外的树,它曾在夏天枝繁叶茂,如今落叶孤零。世间万物的规律又何尝不是如此,历尽山水,草木一秋,在最绚烂的时候盛放,又凋零黯淡。

 

爱情亦如是。

 

在层层叠叠的繁枝脱简之后,叶脉上的青葱岁月被风雨泡烂。

 

生死短暂。

 

 

 

Fin?

 

 

 

 

 

后记

 

我是鹿医生,今天是十一月二十八日。

 

过生日的某位JacksonWang更新了一条ins。

 

“地球转了很多圈,再度和你相遇。

 

而今天的白雪也温柔地堆积。

 

遇见你,继而寒冬也冰消雪融。”

 

我按下一个赞,疲惫的季节已经过去,老友,Best wishes.

 

而现在的你,有没有找到那个让寒冬冰消雪融的人呢?



fin.




原定的BE改成了开放式的结局,无论和谁幸福大概是最重要的吧。


我的小太阳啊,生日快乐。

评论(8)
热度(90)
  1. Bye柔一 转载了此文字

© 柔一 | Powered by LOFTER